詩到老年惟有辣 書如佳酒不宜甜 伊秉綬的對聯

2019-11-11 13:59
來源: 作者:曹鵬字號T|T轉發打印

■ 伊秉綬(1754-1815年),字祖似,號墨卿,晚號默庵,清代書法家,福建汀州府寧化縣人,故人又稱“伊汀州”。乾隆四十四年舉人,乾隆五十四年進士,歷任刑部主事,后擢員外郎。

隸書五言聯 1807年作

隸書六言聯

隸書七言聯

隸書三言聯 1798年作 志於道,時迺功。嘉慶三年六月九日長生古瓦齋,素人先生尊兄屬,弟伊秉綬書。

隸書五言聯 道出古人轍,心將靜者論。勉基賢弟雅屬,秉綬。

隸書四言聯 1805年作

隸書五言聯 1812年作

隸書四言聯 1812年作

隸書五言聯 1814年作

行書五言聯 1807年作

行書七言聯 1815年作

行草五言聯 1814年作

行草七言聯

在書法界一提到伊秉綬就必然聯系到隸書,一提到伊秉綬隸書,就必然聯系到對聯。

伊秉綬一生創作了大量對聯,對聯是其隸書最典型的代表樣式。

清代書法以篆隸為成就最突出,伊秉綬是清代隸書復興的主將。他在北京十幾年,與阮元、桂馥等隸書名家交往切磋,在《題衡方碑陰同覃溪先生寄桂未谷太守》中有句“賤子竊摹之,百本臨摹曾”,于漢碑多所研習,動輒臨摹上百遍,可謂融會貫通而又開辟自己的道路。

清代書法家何紹基有詩評論伊秉綬書法:“丈人八分出二篆,使墨如漆楮如簡。行草亦無唐后法,懸崖溜雨弛荒蘚。不將俗書薄文清,覷破天真關道眼?!?“使墨如漆楮如簡”抓住了伊秉綬隸書與漢簡風格神似的特征,行筆光、墨色亮,雖是紙上,卻有竹簡木板上的效果。用“懸崖溜雨弛荒蘚”形容其行草,也非常貼切。

伊秉綬隸書橫平豎直,直來直往,沒有隸書慣見的燕尾波挑,結構方正外拓,字型占地面積寬大,極具展廳效果。在書畫展覽中,其他人的書法作品與伊秉綬的隸書掛在一起時,伊秉綬隸書總是特別醒目。這就是伊秉綬的特點,伊秉綬的隸書與其他人的隸書有明顯區別,有伊隸之稱。

上海博物館展出過伊秉綬七言聯“希文天下為己任,君寔每事對人言”,高近三米,在古代書畫展覽中恐怕沒有比它更搶眼的了。安徽省博物館藏伊秉綬七言聯“萬卷藏書宜子弟,十年種樹長風煙”,也是高199厘米,這樣少有的巨聯伊秉綬寫來輕松自然。

伊秉綬拜劉墉為師學書,又向翁方綱請教,翁劉都是學顏真卿的高手,伊秉綬從顏真卿楷書學習了很多東西,吸取了其精華,而又在作品中不露模仿痕跡,不像錢灃等人那樣讓人一眼就認出宗顏。清代人認為伊秉綬“隸書愈大愈見其佳,有高古博大氣象?!弊煮w越大越好,正是顏真卿楷書的優點所在。

伊秉綬隸書對聯往往一反對聯書寫字體居中、每字上下左右留至少半字至一字空的慣例,發揮隸書橫、撇、捺舒展的特點,四邊四角撐滿,筆劃幾乎都侵邊,而且排列并非逐字均等,而是高矮有致錯落不齊,東京國立博物館藏七言聯“三千余年上下古,一十七年文字奇”,就是一例,不齊之齊,更費經營,頗見匠心。

伊秉綬大部分對聯大字是隸書,而題款則以行書,取法其老師劉墉而又去其濃墨而出以瘦勁,他的行草用筆尖銳,甚至有似硬筆書法,與其隸書的用筆圓厚形成反差,在結體上刻意求奇求異,欹側潦草,與其隸書方正又形成鮮明對照。伊秉綬行書在清代即得到佳評,包世臣《藝舟雙楫》“國朝書品”中,將伊秉綬行書列為逸品下,而對伊秉綬隸書不予置評。作為正途出身的伊秉綬,必然練就了一手館閣體,他的行草在很大程度上是對館閣體的背叛,有意拉大了距離。

沙孟海在《近三百年的書學》中有一段文字講得很好:“伊秉綬是隸書正宗,康有為說他集分書之大成,很對。其實,他的作品無體不佳,落筆就和別人分出仙凡的境界?!?br/>

伊秉綬給兒子伊念曾寫出自己的學書要訣為:“方正、奇肆、恣縱、更易、減省、虛實、肥瘦、毫端變化,出乎腕下,應和凝神造意,莫可忘拙?!边@可以用來鑒賞理解伊秉綬的隸書。

伊秉綬是紀曉嵐的門生弟子,在紀曉嵐的詩集里,寫給伊秉綬的詩很多,篇數可能僅次于寫給乾隆皇帝的“御覽詩”,就我翻檢所見,計有《為伊墨卿員外題灤陽扈從圖》兩首、《題盧溝折柳圖送伊墨卿出守惠州》、《為伊墨卿題黃癭瓢畫冊十二首》十二首,此外還有《為墨卿題扇》、《墨卿摹鄭夾漈像為題五絕句》五首、《為伊墨卿題劉文正公墨跡》。紀曉嵐在伊秉綬出京赴惠州知府任時贈詩并有“與子相知十六年”句,他還頻頻為伊秉綬題畫題扇,既有伊秉綬收藏的黃慎冊頁,也有為伊秉綬臨摹畫作題詞。伊秉綬以一個晚輩而能得到當時皇上最賞識的文臣紀曉嵐屢屢賜詩,足見師生情誼之深、關系之親密。據其子伊念曾在《默盦集錦》跋語:“先嚴官京師時,王文端、紀文達兩相國,常以進御文,命書小隸,上甚嘉許?!保ㄞD引自《清代隸書要論》第42頁至43頁,上海書畫出版社2003年版)紀曉嵐獻呈乾隆皇帝的詩文,常讓伊墨卿用小隸書謄抄,而且頗得皇上稱贊。

紀曉嵐在八十歲時曾作一墨注銘:“工于蓄聚,不吝于挹注。富而如斯,于富乎何惡?”又記曰:“余以意造墨注,頗便揮染,為伊墨卿持去?!保ā都o曉嵐文集》第三冊第495頁,河北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)記錄了紀曉嵐曾設計墨注,很工巧合用,被弟子伊秉綬要走了。以紀曉嵐的官職、聲望與年壽,伊秉綬能“持去”其所愛之物,這就是所謂忘年交了。

伊秉綬在廣東惠州當官,近水樓臺先得月,自然得到端硯佳品的機會很多,順理成章也就會孝敬酷愛硯臺的老師紀曉嵐。紀曉嵐所撰硯銘,就有不止一方原硯來自伊秉綬。紀曉嵐八十歲時有硯銘記曰:“門人伊子墨卿嗜古好奇,守惠州日,適同官醵金開端谿,遂隨硯工縋入四十余丈,篝火檢佳石數片以出,此即其一也?!保ㄍ蠒?99頁)伊秉綬與同僚集資開發端硯,而且跟著硯工縋入四十余丈不畏艱險親自入坑,這一細節幸虧被紀曉嵐記下來,讓我們得以對伊秉綬的興趣與性情有了更生動的認識。

伊秉綬還講究吃喝,是方便面最早的發明人。他家所制之面被稱為“伊面”,全稱“伊府面”,伊府者,伊秉綬知府也。伊秉綬發明的伊面造福后人,民至于今受其賜。

伊秉綬為乾隆五十四年進士,授刑部主事,遷員外郎,嘉慶三年出任惠州知府,后任揚州知府,后署河庫道、鹽運史,一生主要政績是在惠州、揚州當地方官,問民疾苦,勇于任事,行法不避豪右。他是少有的極得民心的地方官,在惠州時因為鎮壓盜匪與提督發生沖突,被免職論戍,正值新任總督倭什布到惠州,“士民數千人訴伊秉綬冤,上聞,特免其罪,捐復原官”(《清史稿》卷第四百七十八)。他因為父親去世丁憂回鄉八年,嘉慶二十年由福建北上,途經揚州染疾亡故,“歿后(揚州)士民懷思不衰,以之配食宋歐陽修、蘇軾及清王士禎,稱四賢祠”(同上書)。生有治所士民為之申冤,死有治所士民為之立祠,有為清官莫過此矣。雖然伊秉綬如今主要以其書法特別是隸書為世人所知,但是在《清史稿》中他只廁身于“循吏傳”而沒有置身于“文苑傳”,通篇無一字言及其書法。在正統的修史官眼里,循吏要比文人書法家分量重得多。

正史中沒有書法繪畫多少位置,伊秉綬在正史中只是數以百計司局地州級循吏之一,但是在中國書法史上,伊秉綬卻是清代隸書第一人。伊秉綬的隸書風格被后世不少書法家所繼承效法,如賴少其、黃苗子就都是當代學伊秉綬隸書的佼佼者。

伊秉綬用行書寫過一副對聯“詩到老年惟有辣,書如佳酒不宜甜”,正可以用來評價其對聯書法。伊秉綬的對聯老辣不甜俗,卓然自立,一望而知其為人正派剛直。

2019年10月1日北京閑閑堂

相關新聞

網友評論

0條評論(查看)
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

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

圖說天下
幸运赛车技巧